|
|
|
|
|
您當前的位置:本地通首頁 > 本地文化 > 九龍灘的傳說

九龍灘的傳說

關鍵詞:九龍灘,縣官逼良為盜 ,九子救父化身為龍     我要發布新的信息
  • 相關機構: 王小榮
  • 電 話:13700993773
  • 網 址:http://
  • 感謝 sid14251963 您提交的信息已被本站采納
  • 點擊率:439

    已有0網友參與糾錯

九龍灘的傳說故事

王小榮

南溪的九龍灘,位于縣城東約三里的原南溪氮肥廠(今天的天藍化工廠)下的江邊。這里原有九條如龍形的石磧,順江而上,頭部向著縣城,其尾部逐漸消失隱藏于江的北岸。因其形似龍形,百姓都呼為龍九灘。嘉慶十八年《南溪縣志》上說,銅鼓灘在南溪縣東,《明統志》說在縣(城)東,縣()舊未刊,近世灘之上流有石磧,生高數丈,擁水自巽方而去,自是文物大振。舊志在縣東十里。又縣東三里有九龍灘石磧,凡九皆狀如龍頭。在這里,不管是《南溪縣志》還是《南溪縣志》轉引的《明統志》內容,都是記錄了九龍灘的位置,更為重要的是記錄是“凡九皆狀如龍頭”。

關于九龍灘的民間傳說,有許多個版本,我在小時候就聽大人講過“縣官污良為盜,九子救父,化身為龍”的故事。

傳說,在很久很久以前,南溪境內沿長江(那是還稱為“大江”)而下一個村莊里,住有一戶當地被稱為王善人的王姓人家。王家是這個村里的大戶,憑著祖輩幾代人的艱苦勞作,到了王善人這一代,已經積累了萬貫家財,富甲一方。雖然是富甲地方,但王善人為人誠實,遵守祖輩遺訓,勤勞致富,從不為害鄉鄰,還樂于助人,那家有斷了糧出現了饑荒,那家冬天缺了衣服,那家出了紅白事,總是能見到王善人及時送來米糧錢物,給予無償幫助。因此,在當地,王家是深得老百姓的擁戴,王善人深得鄉民的稱頌,至于王善人究競是叫什么大名,都忘記了。王善人娶妻金氏,金氏很會生育,一連為王家生了九個兒子,夫勤妻賢,一家人和和睦睦,日子過得快快樂樂。

這樣快樂的日子被一個貪官給破壞了。這一年,南溪換了地方官,新來了一位知縣。這個新知縣,原本就沒有學識,他這個知縣的官帽子,是靠花了大把銀子買來。這個知縣,不但是貪得無厭,還是一個為人陰險狠毒,是一個頭頂生瘡,腳下流濃,一肚子壞水,吃人不吐骨頭的東西,可謂是在地方上刮地三尺還嫌不夠的主兒。他在來南溪就職之前,就通過下人就了解了南溪這個地方的情況,富戶有那些,那家最有錢他都了解得一清二楚,還說這了“了解民間風情”。因此,他一上任就親自上門拜訪了南溪當地各知名紳士和富家,其中也包括王善人這家。知縣對他自己的這一行動稱為“親民”行動,而親民是假,對各鄉紳索求賄賂是實。

這一日,知縣大人帶著隨從來到王善人家搞“親民”活動,王善人見父母官來訪,當然高興。主客相見,這知縣先是一番“皇恩浩蕩”,送上一幅體現皇恩的所謂皇扁,算是對王善人一家勤奮勞作的表彰。王善人大辦了一場酒席,好酒好菜好飯的、高規格的接待了這位知縣大人。酒飽飯足之后,就開始進入了主題,知縣發表了一通要致力于發展南溪經濟、造福南溪民眾的表白。知縣的那些“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”的自我表揚,著實讓這個很少見官的王善人大為感動。最后,知縣要王善人支持地方發展,對他這個父母官要“多多擔待”。臨走時,王善人本著寧肯花錢、不與官斗的原則,識趣地獻上不少銀兩,作為知縣來一趟不容易的報酬,送給了知縣大人,連同隨知縣一起來的隨眾,每人都有一個不小的紅包。知縣官一行人也就“心滿意足”地走了。

這件事本身也就應該到此結束了,但問題就出現在這個知縣大人回到縣衙后,對自己的這次“親民”行為進行的“反思”。

縣官回到縣衙,把從王善人家“文雅”敲詐勒索來的銀子從箱子里拿出來把玩,沉浸在一片快樂中。快樂了一會兒,那個滿是壞水的腦袋好像是靈光閃了一下,這王家太有錢了,我還沒有過多的談起就給了我這么多,連自己的隨從都得了好處,這樣一想,那顆不安份的貪心就覺得自己太虧了。這個靈光一動,那個心里呀就是不舒服了,于是,就生起了病。為什么病了?那是想王善人家的銀子呀。

縣太爺病了,這個消息很快就傳遍了南溪的大街小巷、各個角落。城里城外,有頭有臉的人都帶著重重的慰問品趕著前去慰問,但就不見這王善人家前來的禮單。縣太爺那個氣呀,那是悶在心里,無處發著。他心里發著狠,好你一個小民,縣太爺我病了,你一點表示都沒有,還裝大,看我如何收拾你!

縣官敖著日子過,他在等待恰當的時機。這一日,機會來了。縣上的捕役抓到了一個偷了別人家一只大公雞的小賊,這個縣太爺在審時,那個惡靈一閃,就被他硬性定成了為“江洋大盜”。有了江洋大盜,那肯定就有窩贓的吧。于是,他通過對這個偷雞賊一番嚴酷的刑訊和心理輸導式的審理,還許諾事后放這小賊自由之身,終于讓這個偷雞小賊承認自己是一個江洋大盜,并一口咬定王善人是窩家。

有了這一紙白紙黑字的“口供”,縣太爺就開始行動了。他騎著馬,帶著一隊兵丁來到這王善人家,依法對王善人家進行了一個干凈、徹底的收查,沒收了王善人家的全部“贓銀”,還把王家所有的值錢的東西都作為“贓銀”統統抄了抵了賬。可以說,縣官的這次查抄行動,是徹底把王善人家查了個底朝天。在查抄中,因王家人抗議,那些衙役兵丁如惡狼般的對王家人是大出打手,王家的幾個兒子被打傷,還把王善人抓走丟進了大牢,要繼續“追贓”。王善人夫人金氏被打成重傷,連驚帶嚇,經受不住這個打擊,在病床上熬了幾天,丟下人世間一切恩仇,就死了。

王善人的幾個兒子,安葬了母親,為了救父親,從此就走上了要討個說法的路。到府衙去申冤,府衙收了縣官的禮,就“依法撥回”申訴,到了省衙,也被“發往原籍重新審理”。時間就在這種上訴申冤告狀、依法撥回、發回原籍的循環中流失,而王善人則是在大牢中隨時被“追贓”,每次過堂追贓,都被打得皮開肉綻,那是苦不堪言,身體越來越差。最后,縣官看這個王善人實在沒有油水了,就上報刑部,判了個“秋后處斬”。消息傳來,王家幾個兒子那是個個悲憤難當。

這日,王家的幾個兒子又在母親墳前哭著,突然來了一個手持拐杖的老婆婆。這個老婆婆問他們幾個為什么這樣傷心,于是,王家老大就把發生的事從頭到尾地向這個老婆婆講了。還說,家遭不幸,救不出老父親,他們幾兄弟也不想活了。老婆婆聽后,隨手拿出九粒紅色的藥丸,給他們九兄弟每人一粒,讓他們于當晚子時吃下,趕到縣城,就可以打開城門,進入大牢,救出他們的父親了。

兄弟們聽后,立即跪下,拜謝老婆婆,抬起頭時,老婆婆已經不見了,但他們每人手中都有一粒紅色藥丸。兄弟幾個大喜,都想今天是遇到了大慈大悲的菩薩了,父親有救了。

兄弟幾個立馬回到那個破敗不堪的家,草草地吃了一點東西,填了一下肚子,天剛剛摸黑,就匆匆上路,來到大江邊,沿江而上,向著縣城方向趕來。兄弟救父心切,還沒有到子時,兄弟幾個就捧了一把大江的江水,就把各自手中的紅色藥丸吃下了。

那紅色藥丸一下肚子,幾兄弟就感覺到肚中就像著了火一樣,就著大江大口大口地喝著江水,而且身體也逐漸發生變化,頭上長出了龍角,變成了九條龍。他們身體雖然變了樣,但救父的心仍然在心中,于是就沿著大江,繼續向縣城方向奔來。

幾兄弟已經成了龍,是水族首領,他們一行動起來,那大江中的水族也行動了,眾多的魚呀蝦呀等蝦兵蝦將推著江水,帶著轟隆隆的巨大水聲隨著這九條龍浩浩蕩蕩地向縣城方向奔來。

再說那個縣官,雖然判了王善人一個秋后處斬,但沒能從王善人身上榨出更多的油水,沒有達到自己當初的愿望,心中正煩得很呢。這夜里是翻去復來睡不著,好不容易要睡著時,就聽到東邊一陣陣的人喊馬嘶,雷鳴般的如同有千軍萬馬般的從東邊殺奔而來。縣官大驚,剛來的一點睡意早已被嚇得無影無蹤,他趕緊起來,召集衙役軍士人等,趕往東門布防守城。他站在東門城樓上向東望去,那白茫茫一片中夾雜著喊殺聲和馬的嘶鳴,向著縣城方向洶涌而來,守城士兵個個嚇得屁股尿流,縣官也是只覺得下兩腿間一熱,褲子濕了一大片,被嚇得三魂掉了二魂,七魄飛了六魄,一下子軟了下來。好在子時剛過,就見那驚濤駭浪般的滾滾煙霧停了下來,雷鳴般的喊殺聲也消失了。

原來,兄弟九人只因救父親心切,沒有等到晚上子時的來臨就把紅藥丸給吃了,因此當他們趕到現在九龍灘位置時,剛到子時,已經失去了法力,不但沒有達到攻城破獄救父親的目的,自己也因失去法力還不了人身而變成石頭,永遠以龍的身形定格在半夜子時那一時刻所在的位置,保持他們昂首奔騰的形態。

縣官經這一嚇,怕夜長夢多,等不了秋后,第二天立馬就殺了王善人,并以犯人重病身亡為由上報了。至于那個偷雞的小賊,怕他誤事,仍就以江洋大盜的身份一同處理了,以絕后患。

當地老百姓見江邊一下子多出來的九條龍形石磧,滾滾大江水流經此處,被這九條石磧所阻,發出隆隆的水聲,老百姓就依石磧的形狀,把這里叫做九龍灘了。九龍灘也就成了這個地方的地名,直到今天仍然是這個叫法。

沿九龍灘向下流走,還有一個叫“一碗水”的地方,那是一處石巖,在石巖的離地約一米的地方,有人依著巖上滴水的地方打了一個如碗口大的窩,水滴入其中,供過往行人解渴,那石碗中的水一直保持滿滿的。上世紀九十年代前,我還經常帶著學生到九龍灘玩,陪同家人到九龍灘搞野炊。

在我國的神話和民間傳說中,吃珠變龍的故事還有很多。在前清由無垢道人所著的《八仙得道全傳》中就說,在成都灌縣二郎神駐守的地方,有一個名叫和平的孝子,他為了醫治母親的眼疾,得到縹緲真人的指點,奪得了藏身于該處一條老龍的龍珠。在醫好他母親的眼疾后,就“立下五百功行”,為人治病,無不效驗。和平的這一“神醫神藥”,驚動了當地縣官毛虎,并醫好了毛虎獨女的病。而毛虎卻恩將仇報,想把和平的龍珠據為己有。和平情急之下把龍珠丟在口中吃下肚子,變成了一條金龍。二郎神怕這條金龍轉身而殃及灌口方圓二千里的百姓,正要把金龍壓于深潭之下時,被縹緲真人救下。那和平雖然身體變了樣,成了龍,但心中仍然明白,忘不了自己的老母親,禁不住往回顧三次,滴下兩滴龍汨,龍汨灑到之處,頓時就變成了海灘,這海灘也就是今天灌口的望娘灘了。

民間故事中,也有吃珠變龍的傳說,故事與《八仙得道全傳》中和平變龍類似,只不過是把故事發生地搬到了山上。說很久以前,大山中有一個夫家姓龍的寡婦,獨自養育一個名叫龍娃的兒子艱難過日子。龍娃才五六歲這每天給地主放牛、割草。如果沒有完成割草任務,那龍娃不但得不到飯吃,還得挨打。這一年天大旱,山溪斷流,天不下雨,那山里的芭蕉、青苔焦得冒煙,山上被太陽曬得只余下光光的山石,放眼望去,到處都是一片荒蕪。雖然如此,但地主規定的小孩每天割草喂牛的任務那是雷都打不動。

這一天,又是一個難以完成割草任務的一天。那個龍娃就只得一直往大山深處去找。突然,他看見遠處的崖壁窩上有一個綠油油的地方,過去一看,是一窩綠得冒油的青草。龍娃高興了,拿起刀就割了起來。那知,怪事就出現了,龍娃把刀提起來,原本被割了的地方,好像作了魔似的,呼啦呼啦又長出了青草。龍娃不管,只顧反復的割,不一會兒,就割了滿滿一背兜,高高興興回到了地主家,完成了當天的割草任務。從此后,一連幾天都如此。龍娃的行為引起了地主的懷疑,這里到處都是光禿禿的,別的娃兒每天只割很少的青草,甚至根本割不到青草,這小龍娃怎么每天都能割得滿背兜的青草,這是為什么呢?

這天,小龍娃又出去割草了,地主就小心地跟在龍娃的后頭,看他究競是到那里割的草。小龍娃只顧自己高興,一路向前走,根本不知自己后面跟著那個貪心的地主,他還是象往常一來,來到長青草的地方,提起刀就割了起來。地主見了,大吃一驚,原來這窩青草是割不完的呀!他心中捉摸著,這窩青草下肯定有寶!于是,就趕了上去,想抓那窩青草。小龍娃見那個地主一下子冒了出來,先是嚇了一跳,又看見地主撲上來搶青草,急忙中就用力一扯,把那窩青草連根帶泥的扯了起來,并帶出一棵紅潤滾圓的珠子。地主一見那棵珠子,就要搶,小龍娃一急,順手就把珠子往嘴里一丟,就吃下肚了。那珠子一下肚,小龍娃身體立即發生了變化,一個翻滾,變成了一條龍了。

贊助商提供的廣告
糾錯信息:( 已有 0 人發表糾錯信息 )
糾錯信息:
感謝您的參與,讓大家更準確的了解南溪!
用戶名 密碼 不支持匿名評論
標題:
驗證碼: (看不清?點擊圖片刷新)
電話:13350611588 傳真:""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長江大道88號(廣電局旁) 郵編:644100
Copyright © 2004-2019 南溪在線版權所有  技術支持:城市中國
蜀ICP備14030294號-2 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090779號 電信業務審批[2009]字第548號函
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广东西陲透视